微信公眾號
高級搜索

諧音歇后語大全

2017-11-11 15:21:20   來源:愛格教育網   點擊:

孔夫子搬家——盡輸(書)

大蔥拌豆腐——一清(青)二白

咸菜煎豆腐——有言(鹽)在先

外甥打燈籠——照舊(舅)

嘴上抹石灰——白說(刷)

精裝茅臺——好久(酒)

豬八戒拍照——自找難堪(看)

懷里揣小攏子——舒(梳)心

小蘇他爹——老輸(蘇)

四兩棉花——談(彈)不上

梁山泊軍師——無(吳)用

一二三五六——沒事(四)

一二三四五六七——王(忘)八

一丈二加八尺——仰仗(兩丈)

一個墨斗彈出兩條線——思(絲)路不對

一斤面粉攤張餅——落后(烙厚)

一頭栽到炭堆里——霉(煤)到頂

一百斤面蒸一個壽桃——廢(費)物點心

一層布做的夾襖——反正都是理(里)

一條腿的褲子——成了群(裙)

一根燈草點燈——無二心(芯)

一輩子做寡婦——老手(守)

二十五兩——半瘋(封)

二三四五——缺衣(一)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缺衣(一)少食

二兩棉花四張弓——細談(彈)

二姑娘梳頭——不必(蓖)

二胡琴——扯扯談談(彈彈)

十二個時辰占三個字——身(申)子虛(戌)

十八歲的宮娥——正享福(想夫)

十文錢掉了一文——久聞(九文)

十五的月光——大量(亮)

十月里的桑葉——誰來睬(采)你

八十歲的老太打哈欠——一望無涯(牙)

八月的核桃——擠滿了人(仁)

八百個銅錢穿一串——不成調(吊)

九月初八問重陽——不久(九)

刀子切元宵——不愿(圓)

三九天穿單衣——威(畏)風

三十年的紡織娘——老油(蚰)嘴

三個錢買個牛肚子——盡吵(草)

三個菩薩堂——妙妙妙(廟廟廟)

三尺長的梯子——搭不上言(檐)

三毛加一毛——時髦(四毛)

三月的楊柳——分外青(親)

三更半夜出世——害死(亥時)人

大車拉煎餅——貪(攤)的多

大麥掉在亂麻里——忙(芒)無頭緒

土地堂里填窟窿——不妙(補廟)

土地爺坐秤盤——志誠(自稱)

土地爺坐班房——勞(牢)神了

土地爺洗臉——失(濕)面子

土地爺掉井——勞(撈)不起大駕

土地老爺的內臟——實(石)心實(石)腸

土地老爺穿素——白跑(袍)

土杏兒——苦孩(核)子

土蠶鉆進花生殼——假充好人(仁)

下雨天不打傘——吝嗇(淋濕)

下雨天出太陽——假情(晴)

下雨天不戴帽——臨(淋)到頭上

丈二寬的褂子——大搖(腰)大擺

上雞窩摔筋頭——笨(奔)蛋

山上滾石頭——實(石)打實(石)

山頭上吹喇叭——名(鳴)聲遠揚

山西的胡桃——瞞人(滿仁)

山溝里敲鼓——回想(響)

千年的枯廟——沒聲(僧)

門神里卷灶神——話(畫)里有話(畫)

門神老爺吃甘蔗——指教(紙嚼)

馬背上打掌子——離題(蹄)太遠

弓起腰桿淋大雨——背時(濕)

小豆做干飯——總悶(燜)著

小和尚頭上拍蒼蠅——正大(打)光明

小爐灶翻身——倒霉(煤)

小爐匠戴眼鏡——找咱(碴)

小姑娘梳頭——自便(辮)

小蔥拌豆腐——一清(青)二白

小碗吃飯——靠天(添)

飛機上掛暖瓶——高水平(瓶)

飛機上吹喇叭——空想(響)

飛機上放鞭炮——想(響)得高 阿斗的江山——白送

阿斗式的人物——沒能耐

阿二吹笙——濫竽充數

阿二當郎中——沒人敢請

阿二滿街串——吊兒郎當

阿哥吃面——瞎抓

阿婆留胡子——反常

阿慶嫂倒茶——滴水不漏;點滴不漏

挨鞭子不挨棍子——吃軟不吃硬

挨打的狗去咬雞——拿別人出氣

挨打的烏龜——縮脖子啦

挨刀的鴨子——亂竄

挨了巴掌賠不是——奴顏媚骨

挨了棒的狗——氣急敗壞

挨了打的鴨子——亂竄

挨了刀的肥豬——不怕開水燙

挨了刀的皮球——癟了

挨了霜的狗尾巴草——蔫了

媽媽的眾姐姐——多疑(姨)

戲臺上的垛口——不成(布城)

戲臺上的鞭子——加碼(假馬)

觀音堂里著火——妙哉(廟災)

孫猴子坐金鑾殿——不象仁(人)君

壽星打靶——老腔(槍)

壽星彈琵琶——老生常談(彈)

麥柴稈吹火——小氣(器)

弄堂里跑馬——題(蹄)難出

扯胡子過河——謙虛(牽須)過度(渡)

扯鈴扯到半空中——空想(響)

抓蜂吃蜜——恬(甜)不知恥(刺)

護國寺買駱駝——沒那個事(市)

花椒掉進大米里——麻煩(飯)了

蒼蠅飛進牛眼里——找累(淚)吃

豆渣貼門神——不沾(粘)

豆箕柴著火——著急(箕)

豆腐干煮肉——有份數(葷素)

豆腐乳做菜——哪還用言(鹽)

兩口子鋤地——不顧(雇)人

兩百錢的花生——有得駁(剝)

兩手捧壽桃——有理(禮)

兩把號吹成一個調——想(響)到一塊來了

旱魅拜夜叉——盡(精)見鬼

園外竹筍——外甥(生)

男人不打老婆——好福氣(夫妻)

秀才做詩——有兩手(首)

禿子脫帽子——頭名(明)

何家姑娘給鄭家——正合適(鄭何氏)

肚子里撐船——內行(航)

龜蓋量米——什么聲(升)

飯鍋里冒煙——迷(米)糊了

床底下點蚊香——沒下文(蚊)

凍豆腐——難辦(拌)

冷鍋炒熱豆子——越吵(炒)越冷淡

灶神上貼門神——話(畫)中有話(畫)

沙石打青石——實(石)打實(石)

沙灘上行船——擱(起)淺了

沒角的牛——假罵(馬)

沒有趕廟會——莫急(擠)

沒有底的棺材——不成(盛)人

沒錢買海螺——省些(吸)

懷兒婆過獨木橋——鋌(挺)而(兒)走險

懷里揣馬勺——誠(盛)心

懷里揣棉花——軟(暖)心

懷里揣蓖子——舒(梳)心

窮人買米——一聲(升)頭

窮木匠開張——只有一句(鋸)

補鍋匠栽筋斗——倒貼(鐵)

張天師下海——莫(摸)怪

張天師跪在泥水里——求情(晴)

張果老的驢——不見奇(騎)

公雞戴帽子——官(冠)上加官(冠)

雞腦袋上磕煙灰——幾(雞)頭受氣

雞啄螞蟻——正合適(食)

納鞋底不用錐子——真(針)好

紙做的欄桿——不能依(倚)靠

紙糊的凳子——不能做(坐)

紙糊的爐子——過(鍋)來就不行

紙糊的琵琶——談(彈)不得

驢皮貼墻上——不象話(畫)

拐子進醫院——自覺(治腳)

青蛙跳在大鼓上——懂懂(咚咚)

拄拐杖下煤窯——步步倒霉(煤)

拉胡子過大街——謙虛(牽須)

畫上的馬——不奇(騎)

棗核截板——沒幾句(鋸)

賣布不帶尺——存心不良(量)

賣蝦米不拿秤——抓瞎(蝦)

螢火蟲的屁股——沒大量(亮)

和尚打傘——無法(發)無天

和尚分家——多事(寺)

和尚坐巖洞——沒事(寺)

和尚拖木頭——出了事(寺)

和尚的房子——妙(廟)

和尚的腦殼——沒法(發)

斧子破毛竹——著急(斫節)

魚池里下網——多余(魚)

狐貍吵架——一派胡(狐)言

狐貍騎老虎——狐假(駕)虎威

狗長犄角——洋(羊)氣

狗吃豆腐腦——閑(銜)不著

狗吃青草——裝樣(羊)

狗吃黃瓜——錯了時(食)

盲人做油條——瞎咋乎(炸糊)

盲人戴眼鏡——聰(充)明

放牛的吃螃蟹——不待言(帶鹽)

炒咸菜放鹽——太閑(咸)了

炕上安鍋——改造(灶)

河邊洗黃蓮——何(河)苦

河里長菜——不焦(澆)

油澆蠟燭——一條心(芯)

泥水匠整耗子——敷衍(眼)了事

泥水匠無灰——專(磚)等著

泥水匠招手——要你(泥)

泥水匠的瓦刀——光圖(涂)表面

泥菩薩身上長草——慌(荒)了神

泥鰍打鼓——亂談(彈)

怯木匠——就是一句(鋸)

空中掛燈籠——玄(懸)了

空梭子補網——沒法治(織)

空棺材出喪——目(木)中無人

空蒸籠上鍋臺——爭(蒸)氣

肩膀上放烘籠——惱(腦)火

線板上的針——憋(別)著

春天的果園——有道理(桃李)

春秋望田頭——專門找差(岔)兒

玻璃菩薩——明白人(神)

趙匡胤賣包子——御駕親征(蒸)

趙匡胤流鼻血——正(朕)在紅

挖了眼的判官——瞎管(鬼)

城隍廟的鼓——鬼瞧(敲)

城隍老爺的馬——不見奇(騎)

城隍老爺的胡豆——鬼吵(炒)

城隍老爺戴孝——白跑(袍)

藥店里的甘草——少不了的一位(味)

藥鋪里開抽屜——找玩(丸)

茶食店里失火——果然(燃)

茶館里招手——胡(壺)來

草把作燈——粗心(芯)

草泥塘里翻泡——發笑(酵)

草帽子當鑼——想(響)不起來

草灘失火——留情(青)

蕎麥皮打漿糊——兩不沾(粘)

荊條棵上掛鞋底——扯(刺)皮孔夫子搬家——盡輸(書)

大蔥拌豆腐——一清(青)二白

咸菜煎豆腐——有言(鹽)在先

外甥打燈籠——照舊(舅)

嘴上抹石灰——白說(刷)

精裝茅臺——好久(酒)

豬八戒拍照——自找難堪(看)

懷里揣小攏子——舒(梳)心

小蘇他爹——老輸(蘇)

四兩棉花——談(彈)不上

梁山泊軍師——無(吳)用

一二三五六——沒事(四)

一二三四五六七——王(忘)八

一丈二加八尺——仰仗(兩丈)

一個墨斗彈出兩條線——思(絲)路不對

一斤面粉攤張餅——落后(烙厚)

一頭栽到炭堆里——霉(煤)到頂

一百斤面蒸一個壽桃——廢(費)物點心

一層布做的夾襖——反正都是理(里)

一條腿的褲子——成了群(裙)

一根燈草點燈——無二心(芯)

一輩子做寡婦——老手(守)

二十五兩——半瘋(封)

二三四五——缺衣(一)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缺衣(一)少食

二兩棉花四張弓——細談(彈)

二姑娘梳頭——不必(蓖)

二胡琴——扯扯談談(彈彈)

十二個時辰占三個字——身(申)子虛(戌)

十八歲的宮娥——正享福(想夫)

十文錢掉了一文——久聞(九文)

十五的月光——大量(亮)

十月里的桑葉——誰來睬(采)你

八十歲的老太打哈欠——一望無涯(牙)

八月的核桃——擠滿了人(仁)

八百個銅錢穿一串——不成調(吊)

九月初八問重陽——不久(九)

刀子切元宵——不愿(圓)

三九天穿單衣——威(畏)風

三十年的紡織娘——老油(蚰)嘴

三個錢買個牛肚子——盡吵(草)

三個菩薩堂——妙妙妙(廟廟廟)

三尺長的梯子——搭不上言(檐)

三毛加一毛——時髦(四毛)

三月的楊柳——分外青(親)

三更半夜出世——害死(亥時)人

大車拉煎餅——貪(攤)的多

大麥掉在亂麻里——忙(芒)無頭緒

土地堂里填窟窿——不妙(補廟)

土地爺坐秤盤——志誠(自稱)

土地爺坐班房——勞(牢)神了

土地爺洗臉——失(濕)面子

土地爺掉井——勞(撈)不起大駕

土地老爺的內臟——實(石)心實(石)腸

土地老爺穿素——白跑(袍)

土杏兒——苦孩(核)子

土蠶鉆進花生殼——假充好人(仁)

下雨天不打傘——吝嗇(淋濕)

下雨天出太陽——假情(晴)

下雨天不戴帽——臨(淋)到頭上

丈二寬的褂子——大搖(腰)大擺

上雞窩摔筋頭——笨(奔)蛋

山上滾石頭——實(石)打實(石)

山頭上吹喇叭——名(鳴)聲遠揚

山西的胡桃——瞞人(滿仁)

山溝里敲鼓——回想(響)

千年的枯廟——沒聲(僧)

門神里卷灶神——話(畫)里有話(畫)

門神老爺吃甘蔗——指教(紙嚼)

馬背上打掌子——離題(蹄)太遠

弓起腰桿淋大雨——背時(濕)

小豆做干飯——總悶(燜)著

小和尚頭上拍蒼蠅——正大(打)光明

小爐灶翻身——倒霉(煤)

小爐匠戴眼鏡——找咱(碴)

小姑娘梳頭——自便(辮)

小蔥拌豆腐——一清(青)二白

小碗吃飯——靠天(添)

飛機上掛暖瓶——高水平(瓶)

飛機上吹喇叭——空想(響)

飛機上放鞭炮——想(響)得高 阿斗的江山——白送

阿斗式的人物——沒能耐

阿二吹笙——濫竽充數

阿二當郎中——沒人敢請

阿二滿街串——吊兒郎當

阿哥吃面——瞎抓

阿婆留胡子——反常

阿慶嫂倒茶——滴水不漏;點滴不漏

挨鞭子不挨棍子——吃軟不吃硬

挨打的狗去咬雞——拿別人出氣

挨打的烏龜——縮脖子啦

挨刀的鴨子——亂竄

挨了巴掌賠不是——奴顏媚骨

挨了棒的狗——氣急敗壞

挨了打的鴨子——亂竄

挨了刀的肥豬——不怕開水燙

挨了刀的皮球——癟了

挨了霜的狗尾巴草——蔫了

媽媽的眾姐姐——多疑(姨)

戲臺上的垛口——不成(布城)

戲臺上的鞭子——加碼(假馬)

觀音堂里著火——妙哉(廟災)

孫猴子坐金鑾殿——不象仁(人)君

壽星打靶——老腔(槍)

壽星彈琵琶——老生常談(彈)

麥柴稈吹火——小氣(器)

弄堂里跑馬——題(蹄)難出

扯胡子過河——謙虛(牽須)過度(渡)

扯鈴扯到半空中——空想(響)

抓蜂吃蜜——恬(甜)不知恥(刺)

護國寺買駱駝——沒那個事(市)

花椒掉進大米里——麻煩(飯)了

蒼蠅飛進牛眼里——找累(淚)吃

豆渣貼門神——不沾(粘)

豆箕柴著火——著急(箕)

豆腐干煮肉——有份數(葷素)

豆腐乳做菜——哪還用言(鹽)

兩口子鋤地——不顧(雇)人

兩百錢的花生——有得駁(剝)

兩手捧壽桃——有理(禮)

兩把號吹成一個調——想(響)到一塊來了

旱魅拜夜叉——盡(精)見鬼

園外竹筍——外甥(生)

男人不打老婆——好福氣(夫妻)

秀才做詩——有兩手(首)

禿子脫帽子——頭名(明)

何家姑娘給鄭家——正合適(鄭何氏)

肚子里撐船——內行(航)

龜蓋量米——什么聲(升)

飯鍋里冒煙——迷(米)糊了

床底下點蚊香——沒下文(蚊)

凍豆腐——難辦(拌)

冷鍋炒熱豆子——越吵(炒)越冷淡

灶神上貼門神——話(畫)中有話(畫)

沙石打青石——實(石)打實(石)

沙灘上行船——擱(起)淺了

沒角的牛——假罵(馬)

沒有趕廟會——莫急(擠)

沒有底的棺材——不成(盛)人

沒錢買海螺——省些(吸)

懷兒婆過獨木橋——鋌(挺)而(兒)走險

懷里揣馬勺——誠(盛)心

懷里揣棉花——軟(暖)心

懷里揣蓖子——舒(梳)心

窮人買米——一聲(升)頭

窮木匠開張——只有一句(鋸)

補鍋匠栽筋斗——倒貼(鐵)

張天師下海——莫(摸)怪

張天師跪在泥水里——求情(晴)

張果老的驢——不見奇(騎)

公雞戴帽子——官(冠)上加官(冠)

雞腦袋上磕煙灰——幾(雞)頭受氣

雞啄螞蟻——正合適(食)

納鞋底不用錐子——真(針)好

紙做的欄桿——不能依(倚)靠

紙糊的凳子——不能做(坐)

紙糊的爐子——過(鍋)來就不行

紙糊的琵琶——談(彈)不得

驢皮貼墻上——不象話(畫)

拐子進醫院——自覺(治腳)

青蛙跳在大鼓上——懂懂(咚咚)

拄拐杖下煤窯——步步倒霉(煤)

拉胡子過大街——謙虛(牽須)

畫上的馬——不奇(騎)

棗核截板——沒幾句(鋸)

賣布不帶尺——存心不良(量)

賣蝦米不拿秤——抓瞎(蝦)

螢火蟲的屁股——沒大量(亮)

和尚打傘——無法(發)無天

和尚分家——多事(寺)

和尚坐巖洞——沒事(寺)

和尚拖木頭——出了事(寺)

和尚的房子——妙(廟)

和尚的腦殼——沒法(發)

斧子破毛竹——著急(斫節)

魚池里下網——多余(魚)

狐貍吵架——一派胡(狐)言

狐貍騎老虎——狐假(駕)虎威

狗長犄角——洋(羊)氣

狗吃豆腐腦——閑(銜)不著

狗吃青草——裝樣(羊)

狗吃黃瓜——錯了時(食)

盲人做油條——瞎咋乎(炸糊)

盲人戴眼鏡——聰(充)明

放牛的吃螃蟹——不待言(帶鹽)

炒咸菜放鹽——太閑(咸)了

炕上安鍋——改造(灶)

河邊洗黃蓮——何(河)苦

河里長菜——不焦(澆)

油澆蠟燭——一條心(芯)

泥水匠整耗子——敷衍(眼)了事

泥水匠無灰——專(磚)等著

泥水匠招手——要你(泥)

泥水匠的瓦刀——光圖(涂)表面

泥菩薩身上長草——慌(荒)了神

泥鰍打鼓——亂談(彈)

怯木匠——就是一句(鋸)

空中掛燈籠——玄(懸)了

空梭子補網——沒法治(織)

空棺材出喪——目(木)中無人

空蒸籠上鍋臺——爭(蒸)氣

肩膀上放烘籠——惱(腦)火

線板上的針——憋(別)著

春天的果園——有道理(桃李)

春秋望田頭——專門找差(岔)兒

玻璃菩薩——明白人(神)

趙匡胤賣包子——御駕親征(蒸)

趙匡胤流鼻血——正(朕)在紅

挖了眼的判官——瞎管(鬼)

城隍廟的鼓——鬼瞧(敲)

城隍老爺的馬——不見奇(騎)

城隍老爺的胡豆——鬼吵(炒)

城隍老爺戴孝——白跑(袍)

藥店里的甘草——少不了的一位(味)

藥鋪里開抽屜——找玩(丸)

茶食店里失火——果然(燃)

茶館里招手——胡(壺)來

草把作燈——粗心(芯)

草泥塘里翻泡——發笑(酵)

草帽子當鑼——想(響)不起來

草灘失火——留情(青)

蕎麥皮打漿糊——兩不沾(粘)

荊條棵上掛鞋底——扯(刺)皮

帶馬桶坐大堂——贓(臟)官

樹小蔭涼少——照應(罩影)不到

樹倒了——沒影(蔭)

咸肉湯下面——不用言(鹽)

咸鹽吃多了——盡管閑(咸)事

咸菜燒豆腐——有言(鹽)在先

咸菜煮豆腐——不必多言(鹽)

咸菜蘸大醬——太嚴(鹽)重了

歪頭和尚拜懺——不對勁(頸)

面條點燈——犯(飯)不著

帶馬桶坐大堂——贓(臟)官

樹小蔭涼少——照應(罩影)不到

樹倒了——沒影(蔭)

咸肉湯下面——不用言(鹽)

咸鹽吃多了——盡管閑(咸)事

咸菜燒豆腐——有言(鹽)在先

咸菜煮豆腐——不必多言(鹽)

咸菜蘸大醬——太嚴(鹽)重了

歪頭和尚拜懺——不對勁(頸)

面條點燈——犯(飯)不著

打開微信搜索(愛格語文CC)或(wwwigecc)關注微信公眾號,可在微信中直接查詢組詞、造句、近義詞和反義詞等。長按藍色文字可復制。
分享到:

相關熱詞搜索:諧音歇后語 歇后語大全

熱門推薦: 名人名言 名言警句 讀書名言 經典名言 勵志名言 人生格言 諺語大全 英文名言 愛情格言 學習名言 時間名言 水的名言 勇氣名言 母愛格言 教師格言 愛國名言 數學名言 哲學名言 誠信的名言 魯迅的名言 孔子的名言 歇后語大全 小學生名言 堅持的名言 高爾基的名言 贊美老師的名言

上一篇:617條關于哲學的名言
下一篇:最后一頁

浙江体彩大乐透